大理信息港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月下古堡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7:23:24 编辑:笔名

一个秋天的黄昏,我久病初愈,站在窗前,泛凉的秋风吹进我的头发,一朵金色的云彩飘过山峰,远处一架彩虹掉进了色彩斑斓的树林。故事从这里开始。  这种奇异的病已经折磨我两个月了,两个月中,我几乎滴水不进,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,眼前总是有幻想出现,消失又浮现的古堡,不知从何处飘来的笛声、马蹄声。那是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清晨。山间漂浮着淡淡的薄雾,我和老狗去山里采野果。山路曲折处,一溪清流缓缓流出,我和老狗溯流而上,穿越山谷便到了源头,只见茫茫的一片原野,丛丛的艾草和灌木在风中摇曳,无边无际的青草叶上浮动着一团团的雾气,风一接近便飘走了。老狗蹲在我身边看着这奇异的景象,这时不知从那里刮来了一阵大风,那风刮得无声无息,却卷起了无数的沙尘,石块和细碎的花瓣,似乎在诉说着古老家族的秘密。我和老狗被这风吓呆了,躲到一丛灌木下,,那风呼呼地从我的耳旁刮过,不知是刮了多久,直到一钩残月从暗蓝的天空显露出来,几颗星星闪烁着诡异的眼睛,老狗朝着我哼了几声,怯怯地用嘴蹭着我,老狗跟着爷爷多年,如今也和爷爷一样老了,我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我们回家”站起身时却发现夜色笼罩中一座古老的城堡正在不远处静立,月光下,显得古老而神秘。  这时一驾马车从远处驶来,马车,这是多久远的年代,马车逐渐接近,那匹银色的骏马上面似乎还有人,吓得我的腿都变软了,那匹白马昂首阔步,像一个骄傲的使者,老狗向我直叫,似乎被这恐惧冲昏了意识,却在耳畔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,从马上翻身而下一位蓝衣少年,一副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半面脸,星目炯炯有神,似有穿越千古的力量,修长的身体在荒原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矫健。“小妹妹,怎么吓成这样?”他站在我面前声音悦耳而有穿透力,“我来送你回家吧”说罢便将我抱上了马车,老狗狐疑地怒视着他,我已经被吓得不知所措,“你是谁,快放我下来”他并没有理会我无用的挣扎》马车里一片漆黑,在那黑暗的深处,似乎有鬼怪会随时扑上来咬住我的喉咙。马车一路疾驶,黑色的帘子随风飘动,仿佛擦过了浩浩茫茫的芦苇荡,掠过了天边那一点蓝色的星辰,不知是过了一刹还是一世,戴面具的少年打开了帘子,“小妹妹,到家了啊。”那悦耳的声音里带着笑意,我和老狗下了车,见熟悉的村庄就在不远处,灯火明灭。  他抖了抖衣服上沾的灰尘说“哈哈,我叫落城,以后不要在这山里乱跑了,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呀”“我叫清菡。”看到熟悉的村庄,心就安了下来,笑着看着这位神秘的少年,心想莫不是见鬼了。“小菡,小菡……”这时爷爷正在远处叫我,老狗听到了兴奋地跑了过去,“再见,小菡”带着得意的笑容,那少年打马而去。爷爷走进了我,着急地看着我,“你这死丫头,怎么天黑了才回家。”“哎呀,爷爷,今天迷路了啊,都是大黄他非乱跑,要不是……”我转身向苍茫的夜色望了一眼,只有那无尽的黑暗,一点风声也没有,似乎那骑马而来的少年从未出现。  在昏黄的灯光下,爷爷正在研他刚晒干的草药,吃过饭后我坐在桌边回想白天奇怪的经历,那不知从哪刮来的风,隐约而现的月下古堡,还有、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少年。老狗卧在炉子旁不时地瞥我一眼,好像那家伙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,这个小屋里只有我,爷爷,和老狗。村里人说我没有爸妈,其实从记事起我就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,爷爷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。这与世隔绝的村庄,荒僻,却有着致命的美丽。清晨有风吹过成片的芦苇荡,黄昏时飘渺的云雾浮在湖面上,夜晚漫天的星辰和从山间升起一轮或圆或缺的明月……  自那以后我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,也吃不下任何东西,爷爷是村里的大夫,却也那这病没办法,无奈之下只好请来了村里的巫师,巫师是一个像朽木一样的老人了,似乎这秋风一吹便会倒下,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若有所思地说:“孩子,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啊?这是邪气缠身啊!”我双目无神的看了看他,突然想到了那晚的经历。巫师走了以后的几天,爷爷总不让我出门。直到三天前,我在院子里玩,又不知从哪里刮来了一阵大风,无声无息地席卷了整个村庄,就像那天的一样。我虚弱的身体便奇迹般的好了起来。  我站在窗子前,鸟儿正在黄昏的晚霞中鸣叫,按捺不住久病初愈的喜悦,我带着老狗出去散步。金黄的落叶铺满了小径,淡蓝的天空带着几许微红,空气中浮动着丰收的香甜气息,秋天的黄昏特有的美好与静谧。凉风轻柔地吹动我的衣角,老狗懒懒地跟着我,不知道了哪就消失不见了。到了村头的湖水边,湖畔是大片大片的芦苇,雪白的芦花在微风中摇曳的人满眼柔情。我伸开双臂,想要把整个秋天的美好拥入怀中。直到暮色降临,一轮明月从东方升起,映在明净的湖水中,天上人间,一片光华。正打算回去时,耳边又传来了熟悉而又陌生的笑声,那一瞬我便知道是他,月光之中,好型与明月融为一体“小菡妹妹,好久不见,不知我能否邀请你去我家玩玩,如果今晚你去了,会相当有意思的呢!”想起上次见面的情形,不禁有些迟疑。落城见我不答又扬声笑了起来。“哈哈,小妹妹,看来你是真的怕了”  “怕?我才不怕呢,我可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呢”我转身得意地望着他。“那请吧!”他殷勤地将我扶上了车。转眼间,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是那片熟悉的荒原。  月亮高高地挂在荒原之上,白花花的尸骨横陈于地,分不清是野兽还是人类。远古的图腾在跳跃,鲜红的血液在歌唱,狂风来去自如,时而怒吼时而哀叹,像一个疯狂的魔鬼,我仰起头偷窥他银色面具下若有似无的笑容。过了不久,红色舞衣的少女和天边的彤云一起出现,怀抱竖琴的少年来了,白发苍苍的猎人也到了,还有黑发及地的女巫,高昂着头颅的女王……荒原上顿时热闹了起来,少年的竖琴声响起,悲伤的歌声在荒原上飘荡,连月亮也掉下眼泪。落成低下头靠在我耳边轻轻地说:“看啊,荒原舞会开始了‘接着他便拉我走向人群,我被着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这分明就是一场魔鬼的盛宴啊。当人群注意到我身旁的这位少年时,都以恭敬的姿态相迎,同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,他只是微微点头,略施微笑。迎面走来了一位妖艳的红衣少女,“王子,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位人类少女?”她声音柔媚却让人觉得不舒服。“是的”落城面无表情地回答。红衣少女冷笑了一声,拂袖而去。今夜的草原上满是琴声、歌声、和肆虐的欢笑声。落成一直陪在我身边,见我对这一切如此吃惊不禁笑了起来,“小菡,你知道吗,其实……”“什么?”被他一叫我回过身来,这时竖琴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“哈哈,没什么。”他自嘲的摇了摇头,“其实我们每个月圆之夜都会举行这样的舞会,如果我邀请你,你会来么?”我转过头“我?”“呵呵,小菡你不会喜欢这种舞会吧,也罢。”他仰起头,银色的月光洒满全身,虽然他的脸被遮住了,却能感到他逼人的英气。沉默了片刻,我从草地上跳起来,狡黠地笑了笑“谁说我不喜欢!”“真的吗?”他锐利的眼神中发出一种近乎疯狂的喜悦,紧紧逼视着我,我不禁向后退了两步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他拉起我的手奔向狂欢的人群,我们在人群中(更具体地说是在魔群里)跳舞。直到累得倒在草地上,月亮已西斜,星子显露出幽蓝的光芒,草叶上落了露水,我们的衣服和头发已经渐渐沾湿。“我该回去了。”“是啊,天亮了,我送你。”把我扶上了车,他翻身上马。今晚和落成呆的太久了,不知何时老狗已经跑回了家,爷爷还在熟睡。  自那以后的每个月圆之夜,爷爷入睡后,他的马车都会如约而至。草木摇落,转眼霜降,接着冬天便来了。初雪在山间轻轻降落。冬天的原野覆盖着皑皑的白雪,一轮明朗的皓月悬挂在荒原上空,他常把我带到神秘古堡的顶端。有一夜,他仰着头,一眼空濛,轻声哀叹“只有这月光,是悬挂千年,古今不变的。”有时他会拿一根芦管在嘴边轻吹,幽幽怨怨的笛声飘荡在荒原之上,像有人在低声呜咽,荒原上的人们便低下头,停止了狂欢,有哭声隐隐传来,像是为谁在默哀,就在此刻,世界是如此的宁静,天地与月色溶为一体,辽阔而悲伤,仿佛身处另一个时空。  这个落雪的冬天里,黄昏是绿色雾霭下遮盖的秘密逐渐显露了出来,千年前横尸遍野的古战场,以及那个秋天的夜晚,西风吹着残败的军旗,凄寒的月光照在城墙上斜插着的长刀,一如那少年王子眼底的幽凉。天空中席卷而来的乌云,交加的电闪雷鸣,古堡神秘的复兴。他们在这城中守望了千年,千年的花谢草枯,月落潮生,唯有在月光下回荡的悲伤而癫狂的歌声……  寒冬逐渐过去,山里的雪逐渐融化,汇成溪流流下山去。阳光渐暖,山间的草木生出嫩芽。和每个月圆之夜一样,黄昏时我独自坐在湖边,软泥上的芦苇生出新芽,湖水格外清明,空气中飘来淡淡花香,仿佛在透露春天喜悦的秘密。目光停滞在天边渐渐消散的一点微光上,感觉到落成在身后走近。“多好的春色啊,菡儿,这是新生。”他柔和的声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,让人错觉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这春天的一部分。我转身,发现他只骑了马。“是啊,这山里的春天,一直这么美呢,你活了千年,也看不厌吗?”他没有答话伸出手来示意我上马。  天色暗了下来融融的月色竟带着点点暖意。我们骑在马上在山中穿行。有时侯叮咚的流水声从我们身旁滑过,月光银色的光芒从树枝的缝隙间流泻进来,幽隐的花香,轻轻掠过他的发稍。春山一片静谧,我们沉默着谁也不愿打破这自然赋予的宁静,好像整个世界都是如此。不知是过了多久,马停了下来,他扶我下马,山路上春草初生,间或夹杂着一些细碎的小花,突然一只大鸟从外门头顶飞去,掠过山谷上面的一枝树枝,顿时花雨纷纷,淡白的落花带着一抹银色的月光,摇曳而下,落在我们周围。他呆呆地望着我,直到落花委地,山谷又归于宁静,才如梦初醒般,眼中掠过一丝光彩。“菡儿,你知道吗?”我仰起头看着他,“菡儿,一千年了,我就像一匹孤独的狼,在这山里游荡,直到那天,我又见到了她。”“她?是谁啊?”“你听我说,”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“那是一千年中我重要的一天,我看见了一个小姑娘在山里采花,她还那么小,但我确定就是那个人,她的眼神,她的笑声,那就像一只精灵,在花丛中跳舞。那时阳光从她身后升起来,照在她洁白的衣裙上,不知有多美。”我一脸迷惑,不知为何心中隐隐作痛,他停了下来看了看我又继续说:“她简直就是这林中的仙女,我看着她有时去林里采蘑菇和野草莓,头上戴着花环,有时在这山涧中溪水。当你累了倒在草地上入睡,阳光就找在你安静的脸上,我会从湖中摘来一朵睡莲,悄悄地放在你身边,直到你睡醒我在离开,菡儿你知道到吗,我一直在你身边,直到那天的风……菡儿……”他不再说了,默默地低下头,这时他把面具摘下来,转向我,月光的清辉瞬间洒遍他的全身,俊朗的面庞在月光下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只是……当他侧过脸时眉侧有一弯月牙形的伤疤。一脸的悲伤和怜爱,使我有些不知所措。那一晚我们在城堡的顶端呆了好久,他说了千年前战场上他是如何的英武,他和她的邂逅,还有一千年中眼前的种种变化,月光下远处歌声隐隐,直到雾水湿了衣裳……  一个月,两个月,当月亮在山的那边升起时,我却再也没有在湖畔等到熟悉的马蹄声,直到那个雷雨之夜,初夏的风像发狂了一样,席卷而来,湖畔的苇草被吹得东倒西斜,天色暗了下来。一轮暗红的月亮出没在云层间,闪电如金蛇般在云间狂舞,一声雷鸣响彻天地。骤雨横扫而来,瞬间打湿了我的衣裙,这时一辆马车从雷雨的深处驶来,“是他。”我心里一颤,泪水涌出眼眶,向马车奔去,马车停下了,可……坐在马上的却不是他。一位红色舞衣的少女冷冷地看着我,满是雨水的衣袖一伸,把我卷上了车。“你是谁?落城呢?”我着急地看着她。“闭嘴,落城,这个名字岂是你配叫的,带你去你该去的地方!”我蜷缩在马车里,又想起了次坐上的感觉,四周好像有无数的灵魂正跃跃欲试把我吞噬掉,接着就不知不觉地昏了过去。  等我再次醒来,眼前是一张张貌似熟悉却诡异的脸,我在人群中疯狂地搜寻落成的身影,他正坐在人群中的位置上,一脸的痛苦。“王子,请您为了城堡的复兴,不要再犹豫了。”身旁的一个光头巫师抬起头说。落城没有答话,只是痛苦地看着我,那深邃的眼神中满是无奈。那美得有些妖气的少女又出现了,骄傲地斜睨着我。伸出涂满豆蔻草的红指甲抬起我的下巴,“呵,这人类的少女,将是我们的的祭品。”人群中熙熙攘攘,我的意识已经混乱到了极点,眼前的一切就像一片黑压压的乌云,只有,只有落成那张痛苦而柔情的脸。  一把明晃晃的长刀,从屋顶飞进的月光,夹杂着雷鸣闪电,还有狂风的怒吼,密密麻麻的雨点打在我的身上,吵闹的人群,我被这一切包围着简直要窒息。却一直有一双温暖而坚实的手紧紧地抱着我……  不知过了多久,阳光照在草叶上发亮的露珠,鸟儿成群的飞过原野。我睁开眼睛,落城正抚摸着我的头发,他一身狼狈,袖子已经成了碎片,被雨水淋过的头发散落下来,他的身体在阳光下几乎成了半透明的,他扶我起来,我转身望向昨晚梦一般的地方,那城堡已经消失不见,就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,落城眼中蒙着淡淡的忧伤,柔和地说:“涵儿,我说过,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是牺牲品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他仰头看了看越来越强的太阳,“答应我、做一个快乐的人,还有……忘了我吧,就当我从没出现过……是我的错,不该介入你的生活。”“你在说什么,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握住他的手,他双手抵着头,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滴落下来。“他们、他们要用你的血……来祭奠这城……我……他的声音逐渐成了抽泣。阳光越来越强,落成的身体好像是水做成的了。他轻轻地抱着我,“答应我,好好地活着,还有、忘了我……”他把头低下来,脸埋在我的肩上,“我答应你,好好地活着。”泪水止不住的淌下来。等我睁开眼时,空荡荡的原野上,只剩我一个人,我伸开双手,仰望着悲伤的天空。阳光肆意地照着我,心中隐隐作痛……  夏天黄昏的风吹着湖旁的芦苇荡沙沙作响。空气中飘来淡淡幽香,我坐在湖边,一轮明月从东方升起……  落城,我答应你,好好的活下去。   共 55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
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
患上癫痫病后要如何开始治疗呢

上一篇:曾经为你墨的诗

下一篇:心的独白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