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理信息港
网络
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络

龙吟剑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5:09:37 编辑:笔名

一  大唐元和四年,淄青节度使李师道门客张虞侯自洛阳回青州,途经开封城。看看天色将晚,离城还有五十里许,只见一个老翁从东而来,鬓发皆白,麻布衣裳,卷着裤脚,一双麻鞋打底,看打扮像是附近田父。张虞侯看了看,把田父叫住,指着他胁下裹着的物事,问道:“老汉,你胁下裹着的是什么?”  田父听他这么一问,倒来了气,说道:“你问来做什么?你又不买!我本以为开封城里会有识货的行家,在大相国寺插着草标等了四五天,居然无人来买,你说可不是东京人眼界小,不晓得世上有这么一件宝贝!可恨!可恨!”  张虞侯问道:“破布里面裹着的莫非是一把剑?”  田父道:“正是一把宝剑,只是没人识货。”  张虞侯道:“你拿给我看看,或者我会买。”  田父道:“你不要看了只不买,如今天色不早,我要赶程途哩!”  张虞侯说道:“你拿来给我看吧!”  田父双手把剑递给张虞侯。张虞侯接过解开破布,却是一把没有剑鞘、绿莹莹的松纹古剑,剑身一面刻着两行古体篆字。张虞侯看不明白,问道:“古是古,却非一件实用的好剑,只可当古董看。”  田父一把抢过来,说道:“原来你也是个门外汉,不识得这是一把宝剑。”  张虞侯笑道:“你凭什么说它是一把宝剑?”  田父指着剑说道:“这把剑是我在泗水捕鱼时所得。我世代在泗水河岸住,专以捕鱼为生。那一晚,我趁着星朗月明,棹船到下流头捕鱼。捕到夜分时候,忽然风云突变,狂风大作,掀涛翻浪,不一会儿便电闪雷鸣大雨倾盆。暴风骤雨突如其来,哪里防备!眼看老汉我就要葬身鱼腹。危急中看见一道强光自水底射出,光芒万丈,照耀千里。随即半空中一声巨响,仿佛天崩地塌,老汉偷眼看去,见一条巨龙在浓云里被砍作两截,直坠泗水河中。而后云销雨霁,天朗气清。离船十丈开外的水中有一物隐隐发光,我壮着胆摇船过去,看那光是从水底发出。只以为是珍珠宝贝,撒下网罟,谁想倒网到了这一把松纹古剑。这古剑不仅自己飞起空中,砍杀了兴风作浪的巨龙,而且每到夜分则铮铮作响,仿佛有人弹琴一般。你说说看,如此稀奇古怪,不是一把绝世好剑,是什么!”  张虞侯也不辨田父所说是真是假,只为刚才说过,不好不买,寻思道:“虽不是一把好剑,但形制古朴,献给大王鉴赏也是好的。”当即付给田父十两银子,取过破布依然包了,与田父道了别,连忙往城中赶。却早错过了时候,城门关了,没奈何,只得在城外一个草桥店里过夜。店主人在店旁种了两顷西瓜,白日里天道炎热,则既卖酒也卖瓜。一眼望去,瓜实累累。张虞侯买了半个熟透的圆滚滚西瓜,破开来吃,又买了两角酒,也吃了。赶路人辛苦,洗了手脚,擦了脸,拾掇一拾掇,放翻身子就呼呼大睡。到了半夜醒来,人语嘈杂,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推开门儿,走到外间,看见店里几个客人聚在一起说话,店外是几个士兵和店老板围着一具死尸。其中有一位客人说道:  “这死的人也是店里的客人,贩刻丝的,这是个趁钱的买卖。只为他平生悭吝,舍不得花钱,肚子里想吃瓜,又不肯用钱买,夜里就独自到地里偷,谁想却被人害了!”  另一位客人说道:“说了大伙儿不要不相信。一个时辰前,我起来解手,隐隐约约听到有丁丁铮铮的弹琴鼓瑟声,声音就发自客店里。我心里纳闷谁人深更半夜搅人清梦?正思想着,只听咻的一响,继而好似裂帛声,之后就是那人的惨叫……”  张虞侯听了,连忙抽身回房中检视,古剑上果然有殷殷血迹,唬得他言不得语不得,一道凉风冷飕飕自脊梁骨窜到顶门上。抹了血迹,战战兢兢巴到五更鼓城门开,一道烟离了草桥店,赶到城中,在大相国寺买了一把琴,匆匆出了开封城,直奔青州去。路上若是住店,夜晚宝剑声响,第二天有人问起,则说是夜里无事,抚琴消遣。  二  不则一日,回到了淄青节度使李师道府中。李师道正在摆酒设席,歌舞曼妙,宾主欢愉。听传报人来说张虞侯已经到府中,马上传唤。李师道问说:  “你去长安打听到什么了?”  张虞侯回禀道:“天子如今暗中联系各路节度使,计划进剿淮蔡节度使吴元济。”  李师道笑道:“吴元济平时狂妄自大,他老子死后,居然胁迫朝廷给他刻吴王印。朝廷本就忌刻藩镇拥兵自重,各自为政,常常有强枝弱干之忧,已经有意削夺藩镇权力。吴元济倒像只不知进退的猿猴,功既没有我的大,劳也没有我的多,没有向朝廷媚颜卑辞讨好罢了,还提出割地称王的要求,朝廷发兵进讨,可谓是咎由自取。”  张虞侯道:“大王此言差矣!”  李师道问道:“我所说怎么差了?”  张虞侯道:“唇亡齿寒的道理,大王一定知道。朝廷此次计划讨伐淮蔡,目的不只是吴元济,我想大王也在他们的计划中。”  李师道蓦地立起身来,在酒桌边来回踱步,面色凝重问张虞侯道:“朝廷中肯定有奸人在皇帝面前说三到四,皇帝才下决心讨伐淮蔡。你去京城,可知道近皇帝宠信哪个大臣?”  张虞侯说道:“皇帝如今信任的莫过于刚刚执政的武丞相武元衡。”  李师道脸上忽然浮现阴险的微笑:“看来,武老魅不死,我心难安啊!”思想了一会儿,眼中精光四射,似乎一切已尽在掌握中,脸上是一副坦然无虑的表情,问张虞侯道:“你去长安多日,可有什么奇闻异事,或者稀奇宝贝,让本帅听一听、瞧一瞧的?”  张虞侯说道:“小的正要向大王说此事。小的在汴梁城外,于一位田父手中买到一把绝世好剑,此剑能力杀黄龙,飞取人首,只为夜中常有龙吟之声,因此叫做龙吟剑。”  随即把剑送上,并将和田父买剑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。李师道把剑看了,指着剑上的刻字,问张虞侯道:  “虞侯,这把剑先不说它能削铁如泥,但看它古朴的形制,就知道是一件千百年的古董宝贝。你知道剑身上刻的是什么字吗?”  张虞侯说道:“在下读书不多,其实并不知道是什么字。”  李师道于是叫道:“来人哪,去给我请剑师陆主簿来!”  过了一会儿,门童就领进来一个一个童颜鹤发、鸢肩鹤骨的老主簿来。李师道给他添了一把椅子坐在右手边,指着自己手上的龙吟剑,问剑师陆主簿道:  “陆先生,今日请你来,是为了鉴别一把宝剑。这是张虞侯在东京城外买到的,据说是在泗水水底网到的。张虞侯说它能力斩黄龙,飞取人首,陆先生不仅是我大唐少有的剑术奇才,而且也是一位铸剑大师,想必对古往今来各种形制的剑都有所研究。陆先生请看这把剑上刻的两行字,是怎么个意思?”  陆剑师笑道:“老朽不问世事已久。早年名号皆是别人过誉之词,不提也罢!不提也罢!”笑吟吟接过古剑,看了一遍,口中念念有词,神情由轻快转为严肃,由严肃转为惊奇,再由惊奇转为不解,抬眼望空琢磨了一阵,说道:“刚才大王说此剑在何处得到?”  李师道说:“据张虞侯说是在泗水水底。”  陆剑师道:“那就不会错了。大概就该在那个地方。恭喜大王得到一把绝世好剑。”  李师道问:“陆先生,剑上到底刻的是什么文字?这把剑莫非有来历?”  陆剑师道:“春秋吴国王子季札离开吴国去齐国观乐,途经好友徐君府上,徐君爱季札身上所佩宝剑,可是知道季札要出使大国,不好开口索求。徐君对宝剑喜爱溢于言表,季札看在心里,打算出使完齐国后,再将宝剑赠送好友。不想等到他再次经过徐君府上,徐君已不在人世。季札悲痛不已,想起自己当初那个没有说出口的承诺,便将宝剑挂在徐君墓前。季札重情重义、一诺千金的君子风范,千古传诵。此乃一把知己之剑!”  李师道笑道:“原来还有这一番故事。此剑古香古色,我若每日佩带身上,则更增十分尊贵!”  陆剑师道:“大王未可佩带此剑。季札为防别人将宝剑从徐君墓前偷去,在剑身上刻了两行咒语。”指着那两行字,说道:“这是古体篆字,就是国子监的祭酒也未必辨认得出。上面写的是‘此剑一处,必有血光’。”  李师道焦躁道:“照你说来,这把剑倒好似画饼充饥一般,还不如没有买到。”  陆剑师道:“也不尽然。我跟随师父多年,目睹天下宝剑无数,其中有不少是盗墓者从古代坟墓中偷攫出来在鬼市子上卖的,上面刻有形形式式的诅咒。先师教我,凡是破解剑上咒语,则要让它尝到至少十人鲜血,十人鲜血尝到,咒语自解。咒语一解,则宝剑必为我用。”  李师道喜道:“十人鲜血而已,容易措办!张虞侯,你先不辞劳苦,拿上这把宝剑,去我后院中,杀够十人之数,然后拿剑来见我。”  张虞侯拿了剑去,只听后宅中几声惨叫后,张虞侯便又提着血粼粼的宝剑走进来,交给李师道。李师道抚剑笑道:“如今千年宝剑为我所用,它既然能力斩黄龙,飞取人首,我就是与天下人为敌,天下人又能奈我何!”  陆剑师道:“大王,此剑妙就妙在不仅能力斩黄龙,更能闻琴起舞,辨别奸细。”  李师道志得意满道:“那就劳烦陆主簿为我弹一曲《壮士歌》。”  话音才落,已有门下人捧上来一把松木七弦琴。李师道说道:“可笑陶渊明诗文堪称一代宗师,照我看来,无非是附庸风雅。他自己不会鼓瑟弄琴,却时常拿一把无弦琴无病呻吟,实在是贻笑大方!哪像我门下陆先生,不惟文章盖世,剑术奇妙,就是琴艺普天之下也难有出其右者。陆先生,请即刻抚琴!”  剑师将琴放置在案子上,正襟危坐,敛容屏气,调过了音,铿铿锵锵操起《壮士歌》来。此曲乃是东晋秦州刺史陈安与前赵刘曜奋战死后,陇上人们为了悼念他以及秦州勇士,就作了这一曲《壮士歌》。此歌一起,懦夫成勇,剑客思奋。弹了一会儿,李师道、张虞侯,以及门下养客都把眼睛往案子上看,原来宝剑听琴声一起,蠢蠢欲动,仿佛明月惊宿鸟;丁丁铮铮,有若更筹唤鸡鸣。众人看得呆了!陆剑师忽然弦声一转,换作变徵之音,龙吟剑就好似一呼一应一般,噌的立起来,犹如鹰隼猎食,狮子扑物,兔走鹄落间,已咻的一声穿出窗外,随即传来一声惨叫,惨叫声未落,龙吟剑又已飞回来,依旧平躺在酒案子上。此时陆剑师琴声已煞尾。众人个个惊愕,目瞪口呆。门外一个仆从慌慌张张跑进来,俯伏告禀道:  “禀告大王,墙头上有一人被利刃杀死,伤口在脖颈上,极细极长,没有流一滴血!”  陆剑师说道:“当年东汉蔡邕能观琴辨杀机,适才老朽抚琴之时,隐隐感到隔墙有细作,所以琴声一变,驱使宝剑穿户杀人。大王可命人检视,老朽所言不虚。”  李师道于是叫道:“来人哪!去仔细查看墙上死者,看看有没有留下细作证据!”  仆从去了一会儿,回来手里拿着一块牌子,跪禀道:“在死者腰间搜出牌子一枚。”说完,递上来给李师道。李师道看那牌子,正面写着“胡某某”,反面阴文写着“丞相武元衡赐”。李师道勃然大怒,将牌子一丢,须发皆张,骂道:“好你个武元衡,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常言道‘井水不犯河水’,你在朝廷做你的丞相,我在青州做我的节度使,本来相安无事。你却气量狭小,处处与我做对,日里夜里都想着要削夺我的兵权政权,居然无耻到派细作来打探!是可忍熟不可忍!我与你武元衡势不两立!”  三  李师道正要派人联络淮蔡吴元济,“以清君侧”为由兴兵作乱,在幕僚们劝说之下,李师道才暂时压下不提。过了几日,他在青州各大城门张挂榜帖,以龙吟剑为眼,招募天下剑术奇才,在府中演武厅上设擂比试,拔魁者赠以龙吟宝剑。当时轰动整个青州城,遐迩之间,有名无名的剑客,竞相趋鹜青州城。客店里住的尽都是负剑吟诗的李太白;大街上行走的无非是弹铗高歌的风尘三侠。正是开谈不说龙吟剑,走遍天下也枉然。演武厅上层层沙汰之后,只余下两名剑客进入对决。  一者名秦风,字飘然,扶风人氏,剑眉朗目,凛凛然一代剑术高手,与汉水东陵公有过十一次交手,十败一平。一者东陵公,不知何许人,以天为被,以地为席,足迹遍全国,居无定所,眉目温柔敦厚,循循然一古君子,与秦风在汉水边桃花坞里有过十一次比试,十赢一平。  李师道看见二人,心中大喜,就在演武厅擂台下摆下酒席,说道:“今日难得当世两位高手齐聚我府,李某人荣幸之至。你们谁若赢得此局,不仅龙吟剑归他所有,就是席上的一千两黄金,也归他所有!”  秦风跃跃欲试,首先说道:“大王,我秦风自八岁起跟随父亲研习剑法,十五岁便闯荡江湖,到如今前后十七年,可谓未尝遇见敌手。然而与东陵公一年之中交锋十一次,十败一平,当真奇耻大辱!今日我愿再与东陵公就擂台上拆招,一决雌雄!如若再输,秦风从此销声匿迹,不再踏及江湖!”  李师道笑道:“果然年轻有为,心比天高!赐酒!”  秦风饮酒罢,说道:“我曾听父亲说过,当年颛臾高阳氏有一把宝剑,也能飞取敌人首级,在匣中也常龙吟虎啸。大王所得龙吟剑,莫非就是当年颛臾剑?”  李师道说道:“一样能飞取首级,一样在匣中龙吟虎啸,然而却不是颛臾剑。”  秦风道:“虽不是颛臾剑,秦风依然日思夜想其风采!”随而举起自己随身之剑,指着说道:“这把剑是我祖父亲手铸造,用的是在牛首山采到的美铜,长五尺一寸,整重两斤半,乃是赫赫有名的秦剑代表。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,秦剑所出之力不可谓不多。秦剑特点是剑身长,既可单手握剑,也可双手握剑,闻名于世的双刀法,也可应用在秦剑上。祖父将此剑遗留父亲,父亲将它传给我,虽然时间经过半百,可仍然锋利如初。两年前我在新丰三招击败长安豪侠李宝应,三年前我在太行山下一人杀死二十名响马,以及五年前我在关外雪夜斗马良,此剑功劳多!虽然不能与大王的龙吟剑媲美,可在兵器谱上,也算是数一数二!今日若能赢得此局,龙吟剑归我所用,作为一名剑客,此生无憾矣!” 共 84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
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
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

上一篇:我在未来等你1

下一篇:无题1662

友情链接